mkimagefactory.com新知网

陈独秀被免去北大文科学长真的是因为嫖娼吗?

1917年1月,在蔡元培的力荐下,陈独秀以“品学兼优”出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消息一经发表,立即得到北大进步师生的欢迎和拥护。但教师中的遗老遗少对陈独秀在《新青年》上提出打倒孔家店、提倡白话文、鼓吹科学与民主就十分反感,攻击陈独秀“只会写几篇策论式的时文,并无真才实学;到北大任教尚嫌不够,更不要说出任文科学长了”。陈独秀到任后,的确没有辜负进步师生的期望,在陈独秀的努力下,北大一改往日死气沉沉的局面,冲破了封建顽固派所设置的种种思想文化禁区,洗刷了腐朽不堪的校风,一个新鲜活泼、民主自由的新天地出现在北大校园内,科学与民主思潮激荡着青年知识分子的心扉。 1 但是陈独秀在北大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引起封建势力的惶恐和仇恨。虽然陈独秀对新文化运动有不可磨灭的功绩,但私德方面确有失检的地方。旧势力便借题发挥,拿他的弱点大肆渲染,利用小报、传单,造作谣言,把不堪入目的传闻作为事实,集中对他进行诽谤,以此达到破坏新文化运动的目的,严肃的思想政治斗争,被利用私行进行卑鄙的人身攻击所冲淡和取代。 更有甚者,北大文科学生张厚载投靠旧势力,从背后向陈独秀施放冷箭。他在1919年2月间,两次在《神州日报》撰文造谣说:陈独秀、胡适等人因思想激烈而受政府干涉,陈独秀由此已离京赴天津,态度消极。同年三月初,张氏第三次在《神州日报》发表通讯,又造谣说“北京大学文科学长近有辞职之说,记者往蔡校长,询以此事,蔡校长对于陈学长辞职一说,并无否认之表示”。这样的谣言,使蔡元培及陈独秀等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恰在此时,社会上又广泛传出了陈独秀逛八大胡同嫖妓女的流言,更为顽固派们的“驱陈运动”火上浇油。陈独秀由于在私生活方面确有不检点之处,尽管他曾加入蔡元培于1918年1月发起成立的有“不嫖、不赌、不娶妾”戒律的进德会,并当选为委员,但仍不免出入八大胡同(妓院)。这种情况授人以柄,为北京的御用报纸攻击陈独秀提供了借口。1919年3月,国会议员张元奇还以陈独秀的私生活情况向国会弹劾教育部长傅增湘和蔡元培。 2 旧势力对于陈独秀的极端仇恨以及相应的造谣诬蔑之举,影响了北京大学内一些以正人君子自居的上层知识分子,他们也要求遏制陈独秀,如原先向蔡元培竭力推荐陈独秀出任北大文科学长的汤尔和与沈尹默,转而要求蔡元培撤销陈独秀的文科学长之职,而这种要求在客观上与当时反动势力欲革除陈独秀并驱逐出校进而“整顿”北大的意图相吻合。这些人本来与陈独秀有私谊,并在北京大学内很有地位和发言权,他们态度的变化使得陈独秀进一步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 此时,反动的封建军阀政府出场了。1919年3、4月间,北京政府总统徐世昌几次召见“宴请”傅增湘和蔡元培等人,名为“磋商调和新旧两派冲突之法”,实际上是为干涉北京大学而施加压力。3月26日,傅增湘在徐世昌指令下,写信给蔡元培,要求约束提倡新思潮的北大师生。傅增湘在信中矛头直指陈独秀。 3 在种种力量的压迫下,1919年3月26日晚上,蔡元培及“关系诸君”对陈独秀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北大学长在汤尔和寓所会商,至“十二时客始散”。蔡元培虽然“颇不愿于那时去独秀”,但因汤氏“力言其私德太坏,彼时蔡先生还是进德会的提倡者”,故为汤氏的意见所动。这样,这晚的会议事实上已经决定了陈独秀辞职北大文科学长的问题。 对于如何免除陈独秀的文科学长,北大采取的是废除文理科,增设教务长的方式。4月10日,蔡元培主持北大教授会议,陈独秀没有出席,会上正式决定废除学长制,改而成立由各科教授会主任组成的教务处,马寅初出任首任教务长。至此,陈独秀的文科学长之职自然解除。由于蔡元培的坚持,陈独秀此时仍为北大教授,并由校方给假1年。事实上,陈独秀从这时起,就被迫离开了北京大学。 4 就这样,在封建势力的残酷打击下,在种种反动势力的合力之下,陈独秀被免去了北大文科学长的职务。陈独秀思想由此更加“左倾”,为以后与李大钊联手共建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共产党,走上职业革命家道路,在更广的地域从事职业革命活动打下了基础。陈被免职后不久,即发生了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历史上著名的“五四运动”,更稍后蔡元培也离开了北大。

频道推荐

为您推荐 历史

本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立即处理。
沪ICP备15049979号-42
Copyright © 2016 mkimagefact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